Chaotic lines | 煮豆燃豆萁
This site is a portfolio of Ray . Hope you enjoy it!
故事板,分镜头,storyboard,电影分镜,分镜师,storyboard artist
1199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199,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updown_fade,page_not_loaded,,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3.6,wpb-js-composer js-comp-ver-5.4.5,vc_responsive
 

Blog

煮豆燃豆萁

  |   未分类   |   5 Comments

我有时喜欢小小的研究一下政治,比如这个社会的构成,这些国家机器的运转规则,政治和经济的简单的基本关系, (呵呵夸张了,夸张了)
但是不想涉及政治,就像Twitter上的气氛近乎叛乱,躁动,让人受不了。只能’敬’而远之。
不想涉及似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你真的就甘愿做P民。就像那句话说的:你不关心政治,政治会来关心你。
过多的责怪社会,会忘记奋斗 ,会给自己被’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淘汰找借口
但这个社会……

乐清激战002

乐清激战
真的很刺激不是吗?

 

话说:社会阶层间的矛盾,在任何社会制度下都是存在的。这是社会发展中的必然,只不过是如果形成了阶级对立,就表明这制度完全落后了。
我想知道什么样的情况称之为对立呢?
伟大的党或许要告诉我们:都是人民~何来的阶级矛盾呢?更不可能阶级对立了
(感觉玩魔兽,公会里都会隐约凸显这种’政治’问题,何况国家呢)

g01
又想到国家机器的运转,翻了一下警察的定义
警察这个职业作为执法者代表的是法律,而不是政府,所以在社会上它应该是中立的,即它应该站在政府和民众之间,只应该维持治安,不替政府执行政治任务,在政府和民众发生冲突时不应该起到和军队对内一样的作用。但这只能是一种乌托邦似的梦想,各国的警察都是政府的一部分,是政府给它发工资,它怎能不站在政府一边?更何况有时警察执行治安任务和执行政治任务两者之间的界限是极其模糊的,甚至可以说是合二为一的,根本无法区分开来。

胸前一个“兵”字,他们真的很陌生.
初中同学有个武警,姨哥是狱警,他们又是这么的亲近,熟悉,你我之间。
人人都在生存
人人都没有错,错的只是这个体制

前天某人说:“我们希望有一天,所有炎黄子孙都能和台湾人民一样,享有自由、民主与法治的多元生活方式。我们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
我不想说台湾真的就多么的自由,民主

我真的也希望有那么一天
我也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呢?……

 

(这就是所谓的牢骚吧~说了有何用呢?能改变什么?刘导估计又会说我激进了,有些东西没法理论.——-我被洗脑了)

5 Comments
  • kita | 1月 14, 2011 at 3:10 下午

    其實我在的地方到那裡差不多30分鐘左右。。。

  • kita | 1月 14, 2011 at 3:00 下午

    話說今天才發現”乐清激战“,額。。。樂清。。。

  • Centrebet Norway | 1月 5, 2011 at 3:31 下午

    This is my first time i visit here. I found so many useful stuff in your website especially its discussion. From the a lot of comments on your articles, I guess Im not the only one receiving the many satisfaction right here! keep up a good job.

  • kita | 1月 3, 2011 at 8:27 下午

    kita也有了一個推不久

    • zhenxinfrozen | 1月 4, 2011 at 12:16 下午

      那个,感觉不太爽,说实话,还没新浪有意思。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