颓废动画人 | 2013 二月
This site is a portfolio of Ray . Hope you enjoy it!
故事板,分镜头,storyboard,电影分镜,分镜师,storyboard artist
0
archive,date,ajax_updown_fade,page_not_loaded,,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3.9,wpb-js-composer js-comp-ver-5.4.7,vc_responsive
 

二月 2013

作茧自缚 绿衣变狼人 临街窗口

  |   Dream   |   No comment

作茧自缚,为什么会有作茧自缚?我想到了这个词,偶然记起点什么,但又忘记了。 穿着绿色衣服变身狼人,欺骗老同学自己有XXX,说就是那个巨大绿色的狼人, 几个人穿着绿色的衣服变成巨大的生物,躺在班级前面,其它同学攻击?变回人形之后换另一个人。的确有一个刚变回人形的女人。前面人群中一个中年男人又套上了绿色衣服。 后排有人在清理变身后的衣物。发现衣领处有非常恶心的粘稠物。 在一个靠马路的临街房间,房间下沉低于马路地平线,有一个窗户可以看到马路,我看到几个年轻人弄着几辆非常别致闪光的半人高的赛车模型。过马路,去对面一个学校什么地方。 我给W打了电话?说到WW,他以为我是WW。 我坐在这个背靠窗户的写字台前,桌面上什么都没有,我似乎感觉到背后窗户有些人在看我,我就又表现出一种态度和状态,打开抽屉。 在一栋建筑物的门口,下着雪?3 4个人回去的路上,说到X只是专科。 在建筑物的前面跳跃,扒着门跳向另一个门。但是门非常的不结实,我脚踏上去就弯曲了。 我在犹豫是一鼓作气继续身体晃过去还是考虑门的弯曲承受能力算了。 事实上应该是肯定过不去了,因为至少我已经停顿了,失去了动能,几乎水平的悬挂在两个门之间。但是我自己还是觉得,只要我鼓足勇气,一鼓作气,应该可以晃过去, 最终还是放弃了。我去看那个被踩扁的门框。隐约但是肯定存在的一个声音告诉我,不用去管那个门,它会自动恢复原装的。我还是用手去扳了扳弯曲的门框,我看着它,想,如果真能恢复应该有记忆金属的成分在里面吧…… 好像接着前面变身狼人的学校,大家上课,我似乎是代替某人上课。坐在最后一排昏昏欲睡?课程表就在桌子上,下课之后有个人过来换了课程表一张卡片。我看了一眼,是语文,一个娇小的女人上课。我就是知道和应该知道这些…… 结果她却坐在我的邻桌? “节日快结束了,这些鱼也应该吃掉了。不然能摆放多久?” 我推了一平板车的鱼到达学校还是公司,L还是谁,有点不开心,很不认同。我传递出上面的想法……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