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tic lines | 游行示威是怎么起来的(优文转载)
This site is a portfolio of Ray . Hope you enjoy it!
故事板,分镜头,storyboard,电影分镜,分镜师,storyboard artist
2641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2641,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updown_fade,page_not_loaded,,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3.6,wpb-js-composer js-comp-ver-5.4.5,vc_responsive
 

Blog

游行示威是怎么起来的(优文转载)

  |   Reproduce   |   No comment

rzx tip:可以思考很多,可以发现很多,游行向来不是那么简单。总是一些野心家的鼓动和某些利益团体的策划,从来不会是那些sb们认为的简单烂漫⋯
关于钓鱼岛,我只想说,土地是能抢则抢的,不管是不是我们的,这叫胳膊肘不往外拐。但是话说回来,在如今的社会,钓鱼岛是不是中石油. 中石化的和我有两毛钱关系吗??

作者:张春晖
1999年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中国随即掀起规模化的反美示威,和这次反日示威相同的是,中国这地方,平时你想上街游戏示威那叫去你妈的难,可但凡这类事件出来,上街变得更是去你妈的容易,平时你敢拉个横幅喊个口号那肯定被立马打傻了,这时你打砸抢竟然警察好象都没看见。
我那年27岁,正值热血青年,本来准备赶赴广州参加沙面的反美游行,谁知道TMD深圳火车站实在太乱,我刚下车手机就被顺走了,我记得象是个MOTO的8800,值五千多元,一下没办法和“组织”联系了,只好打道回府。想想实在气不过,就在BBS发起第二天在“邓小平画像”前静坐示威,我胆小,5.8这事我只想静坐示威而已。
算下来我这叫“网上串联”,所以没半天我办公室电话已经被停机了,网上也陆续有人在“提醒”我注意安全,有个公安局的朋友更是笑着打电话到我隔壁的座机跟我说“你现在我们这可出名了,福田巡警大队的人就在你楼下,你出门有‘保镖’了!”,真是抬举我呀…
都忘了是几号了,不知道是9号?还是10号,反正那天我按时出了门去我发起的集合地点深圳大剧院,我也没指望会有多少人来。到那时已经发现有三五人在游荡,更是一下子被认出来是我。印象最深是其中一男一女,好热情主动啊,还怕我有什么顾虑,主动给了我名片表示他们是愤青一族,是来和我一起示威的。可是,她明显就是个陪衬,他才是个行家,三言两语我就知道此人必是安全人员,至于是哪个口的我就不清楚了,但肯定不会是公安,公安在我屁股后面跟着呢。
这兄弟真的很本事,他又要支持我示威游行,又估计怕我没经验失控,估计他也知道我是个明白人,所以拐两弯抹点角的现场“培训”我如何组织示威、游行,包括应该做什么不应用做什么,应该喊什么口号不会出事,我嘀咕着说,我只是静坐,不想游行。喔,我去大剧院前在红荔图书馆对面的旗帜店买了两面旗,一面美国国旗,我记得要600元多吧,一面是中国国旗,400元左右吧,看人家美国就是比中国值钱。
时间到,我走到对面路口的“邓小平广场”前,把写好的标语一放,把美国国旗辅在右转行车道上,我才没那么傻逼一把把美国国旗烧了,那真是烧钱啊,铺在路上让车压,多有创意啊!
我实际上也不算静坐,我还是有些煽动能力和口才的,站在那我就没怎么闲着,只要过来看热闹问什么的,我就发表一下演说,口述一下历史,当然现在想起来我那时真是TMD愚蠢,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那时没乍翻墙,所以说出来的和“混球时报、CCAV”没啥区别,基本上把朝鲜战争那些烂事也都演讲出来了,那个爽,想想真TMD的恶心啊!
两个小时左右,我那场子越聚越多人,从起初的十个八个,到后来竟然分出两拨即兴式游行队伍,起码走出去一二百人了,我一直扛着不上街不游行,到最后竟然都有人骂我是懦夫,看那架势我要再不上街估计就要打我了,唉。没办法,反正有那么多“热心人士”坚持不懈的在我身边“帮我”,我就让BEN去岁宝帮我买了两三个手持喇叭,然后根据现场学到的游行知识临时组织了“维稳团队”,谁在前,谁在后,谁负责两侧,喊啥口号,路线乍走,中途经过肯德鸡麦当劳等敏感点时要注意什么,还打了电话给110报备当然人家根本就没理我,我觉得我当时简单就TMD是天才啊,这么复杂的事情竟然现场整理完了,当然,现在想想得感谢党和政府对我的信任与期望!

 

好,两百多人,出发,路线规划是从“邓小平广场”一路向西,途经市政府、华联大厦、华强北,行至上海宾馆 (那时上海宾馆以西还荒着呢,就不走出去了)转弯过深南路南侧折返到大剧院就散。
我的奶奶啊,这中间有市政府 (就今天下午反日被冲击的那个)、肯德鸡、麦当劳等敏感点,那个点上要有谁喊个打倒我党的口号,或冲进去抢一个汉堡包吃顺便把人家店给砸了,那我真是万劫不复啊…
感谢党和政府,游行开始时,大量警察到位,没挡我,他们开着日本产的SONY什么的摄像机一路帮我录像,想想那天早上出门时没洗个头梳个好发型再喷点香水什么的真是可惜,那可是历史存档资料啊。警察叔叔们沿途拉起了警戒线,摩托车在前方我们途经的路口放好路障,意思是你们按计划走,别拐弯,我当时就很纳闷,警察叔叔们刚才没在场啊,乍一下子俺们一出发他们就冒出来,而且路线都帮咱配合好了呢?那时傻逼,现在万分之一秒我就知道是乍回事了。
感谢党和政府,他们真的给我面子,一路上那些看似不相似的人配合起来非常默契,他们真的帮我在维持秩序,口号抑扬顿挫此起彼复,沿途我们吸纳了诸多散兵游勇,以致最后回到大剧院广场时增长了10倍人数。游行过程中有若干有组织的团体,比如扯着什么“华中XX高校联盟、XXX研究院、XXX大学深圳校友会”等等的团体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他们的特点非常的一致,第一,他们每拨十几人。第二,他们拉着诺大的横幅,上书口号及大号字的单位落款。第三,他们一进队伍就走在最前面。第四,有几个摄像机和照相机对着他们噼啪拍上一通。第五,拍完照他们就把横幅卷起来就走人。操它姥姥的,什么叫学术伪君子,就是这帮鸟人,自己不干活,别人组织好的他们出来走在前面收获一下胜利果实回去洗相片宣传自己的能力与爱国主义去,丢俚老母!
感谢党和政府,感谢阿弥陀佛,感谢上帝,反正我感谢任何神佛,那天下午我顺顺利利没砸店没喊错口号,顺顺利利走回到大剧院广场。我一路真的吓死了,那真是什么人都有啊,中间真是有人乱喊口号的,现在想想都后怕呀,好在党和政府帮我做好的规划以及维持了整体秩序,否则任何一个闪失都成千古罪人啊。
感谢党和政府,最后还给了我一个演讲的机会,我被推举上台做了演讲,大剧院当时是下沉式广场,我站在国旗下,满广场的人估计得有二三千吧?马路边当然也是满满的警察叔叔了。我拿着喇叭,我想为什么现在站在台上演讲时特别有感觉,就那时候练的胆吧。那真是慷慨激昂的演讲一番,然后带头喊了一堆打倒美帝、我党万岁之类的口号,然后,把那面我一直舍不得烧的美国国旗拎出来烧了,TMD,大家是高兴了,我这次游行除了近千元的旗费,买喇叭什么的又找BEN等人借了七八百,加上昨天丢的手机,亏大发了。烧着美国旗的时候我真是很心酸啊,是痛酸的!烧完我就开溜了,不能留在那里,太危险了,后来那群人怎么着我真是没办法顾得上了,压力实在太大!
我小结几点吧:
1.这游行要是没政府或安全机关暗地支持,你想上街真是去你妈的。
2.这游行要说是自发的没组织的也是去你妈的,那些横幅不用钱啊?旗子不用钱啊?喇叭不用钱啊?全是钱!
3.这游行真TMD的险,分分钟出事,而且每件事都不受你控制,你那时就是个傻逼,黑锅你是背定了。
后来开始翻墙了,才知道5.8事件真是没那么简单,那真不是偶然事件,咱们对南斯拉夫的帮助真是帮到家,人家美国人没办法只能整死你,就象咱如果把金正恩藏在驻朝鲜大使馆,那咱那大使馆,肯定也被灭掉。民族主义大旗祭出来,象我这样的傻逼们就上街当炮灰了。悔了吧,悔了也没办法,幸亏当时没出事,我公安局那些朋友后来挨个乐我,说我那天之后,在他们的名单中排到了前五,我真有那么厉害吗?是的,他们说我是当时深圳反美示威队伍最强盛的一个,所以…
一年后,我离开电信创业,干的是网络安全的活,有一次我和某局领导见面时,人家说“你是张春晖,我们早知道你了!”,后来和某部领导见面时,人家也说了类似的一番话,我知道,我明白的,感谢党和政府!

转载自新浪博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